返回 曹将军 (耽美肉文)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五十一章-玉宴(2)二[1/2页]

记住本站地址:【生生世世小说】https://www.3344xiaoshuo.net/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玉宴二楼的包厢。

    曹德英被青年按在窗前的塌上,一边看下面的密戏一边跪着被g。青年觉察到曹德英隐忍着没出声,看样子好像害羞得不得了,可是偏偏又SaO到不行,当青年故意放慢顶弄的速度的时候,曹德英还会转过脸来,一边轻微地摇动T0NgbU一边渴望地看着青年,似乎在问怎麽慢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C……”青年深x1一口气,这是什麽极品,他深深一顶,“怎麽以前没见过你呢?第一次来?”

    曹德英不作答,转回头,一边看父子1uaNlUn的密戏一边享受青年的顶弄。

    青年S在了曹德英里面後,想把人翻过来,还没动作就被人从後面抱住。

    “公子,让小的伺候你好不好?”男人粗重的呼x1喷洒在耳边,B0起的巨物紧贴青年的TR。

    抱着青年的男人穿着黑衣,手腕戴着红绳,是南风馆的小倌。虽说小倌在玉宴的职责是伺候p客,可是他们也会物sE自己喜欢的客人。

    青年转头,看到黑衣男人的脸,“你?我在南风馆找你的次数还不够多麽?”

    “小的还希望再多一点。”男人把青年抱离曹德英,放在榻上正面C他。

    青年也不是真的抗拒,被cHa了几下就软了身子,“哈啊,啊,好bAng……”

    曹德英刚转身,就被推倒在榻上,背靠着窗户。他?E眼,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的p客笑着看他,直接骑坐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曹德英喘着气,看着红衣人?ET,扶着他的yjIng缓缓坐下。红衣人的後x完全吞下曹德英的X器後,舒爽地呼出一口气,一手按在曹德英的肩膀上,一手m0了m0曹德英小腹上的肌R,边摇动腰肢边SHeNY1N。

    疯了。

    曹德英的身T接连被不同的人玩弄,他恍惚地看着红衣人享受的神情,有种自己身在梦中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在做什麽?他为什麽会答应三弟来赴宴?爹要是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快感积聚,曹德英却要从梦中醒来一般,红衣人突然停住,抖着身子S了出来,曹德英闷哼,也被那不住收缩的後x绞得SJiNg了。

    红衣人疲软地靠在曹德英身上,回味着ga0cHa0的味道。这时,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、脸上有皱纹,留着胡子的大爷进了包厢,看到窗边的曹德英後眼前一亮。这里的包厢几乎都是开放的,什麽人也能进出,交换x1nGjia0ei对象也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他走到曹德英和红衣人身边,伸手m0上红衣人的後背,从脊背m0到PGU,直到两人还没分开的结合部位,然後直接m0到了曹德英身上。

    曹德英浑身一震,?E眼,认出这个m0到他大腿根并且捏了捏的大爷是陈太傅,他想起父亲和陈太傅一直不对付,没想到陈太傅出现在玉宴上,居然还盯上了他。

    曹德英把陈太傅的手挥开,拒绝的态度很明显,陈太傅没生气,对於看上眼的人当然会耐心一些,好声好气道:“世侄,第一次来?”

    陈太傅那下流的眼神让曹德英有种被冒犯的感觉,他放开怀里的红衣人,起身想走出包厢,手却被抓住,他转头,看到陈太傅猥亵又急sE的表情:“世侄,别急着走,我们好好说会儿话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红衣人笑道:“陈大人,谁要跟你说话呀?你不合人家的眼,就别强求了。”

    趁这当口,曹德英甩开陈太傅,大步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陈太傅进来前就注意到曹德英了,当时他还以为曹德英选的会是“剑”,因为身形和气质都不像那种甘於委身於人的。当他看到曹德英居然没有进“剑”的房间时,顿时心猿意马起来,一想到能把这身材漂亮的年轻人压在身下,下面的那话儿就兴奋不已,翘得老高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个年轻人似乎不愿意。

    陈太傅追了出去,明明在外面也是个德高望重的朝中大臣,这个年轻人在外面见到他说不定还要低眉顺眼地行礼,可是在玉宴里,他只是一个平等的求欢者,挺着B0起的ROuBanG,丝毫没有长者的架子和尊严追着一个晚辈,只为了一个交欢的机会。

    曹德英到了一楼,在前排的座位上看到了三弟。

    他微微瞪大眼。

    站在三弟身後,抓着三弟腰身并且把ji8往P眼里送的,是通政司大人,三弟的好友——慕容青yAn的父亲。而旁边还等着几个人,虎视眈眈地看着三弟被人C弄的YIngtAI,看样子只要通政司大人一完事,他们就会立刻补上。

    曹德英张了张嘴,看着三弟享受的表情,下意识地退了一步,却撞到身後贴上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贤侄这麽急着下来,原来是要看密戏吗?”陈太傅从後面抱上曹德英,毛手毛脚地往他身上m0,“你且坐着,我来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陈太傅抓住曹德英的手臂,觉察到他没抵抗,心里一喜,直接把人拉到後排的空座上坐下。

    曹德英像个没根的幽魂一样,任由陈太傅把他按到椅子上坐下,他垂着眼,沈默地看着当今圣上的老师跪在他腿间,?E起他的双腿,分别?业搅奖叩姆鍪稚希?萌盟?南律砣?柯冻隼础

    X器被含入温暖的口腔时,曹德英回过神,他抓紧了两边的扶手,仰头难耐地喘息。

    须臾,曹德英的视线落到前方,慕容通政司貌似已经S了,放开了三弟,而三弟几乎没有空闲,立刻被旁边的人抱了过去。几个人商量着怎麽分配,找来了三个身材较为健硕的小倌,一人抱着三弟的上半身,另外两人分别抱着三弟的岔开的双腿,三弟身T悬空着,後x是方便被cHa入的高度。一个身材g瘦的大叔抢得先机,抓着三弟的腰身,挺腰直cHa,曹德英看到三弟的脚趾蜷缩起来,接着是断断续续的SHeNY1N,而围在三弟身边的人一边说着W言Hui语一边抚弄三弟的身T。

    忽地,他的脚趾也缩了起来,柔软的舌头T1aN进了後x里,不停搜刮壁R。

    天啊……

    他低下头,有点不敢置信,大庆的太傅,一个头发已经有不少灰白的长辈,居然跪着给他含完yjIng又T1aN尻。

    ……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曹德英大腿根都绷紧了,像一根拉到极限的弓箭,处於濒临爆发的状态,蜜sE皮肤上起了细密的汗珠,身T微微发抖,以非常小的幅度摇动腰肢,生怕陈太傅发现,也生怕陈太傅不继续。

    陈太傅?E眼,看到曹德英被弄得舒服後无意识露出来的y浪姿态,顿时心cHa0澎湃,下面的ji8挺得更加厉害,这种兴奋的感觉仿佛重新回到年轻的状态一样。他的舌头从曹德英的尻里退出来,偏头往那紧绷的大腿根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曹德英一颤,垂眼看去,眼里带了点莫名的委屈,像是控诉陈太傅把他咬疼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白衣人登上戏台,摇了摇铜铃:“第二幕戏,夫子的香香。”

    清脆的铃声让曹德英稍微回神,觉察到身後有温热的身T靠近,他?E眼,看到一个也是朝中叫得出名字的大臣,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,正用一种sE眯眯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曹德英别过脸,身T更加热了,被这种眼神看着,他依然有种被冒犯的感觉,可是却不像刚才那般态度强y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大叔觉察有戏,面上一喜,从後面伸手m0上曹德英的x,大力地搓了搓,像r0unV人的nZI一样,把那饱满的x肌r0u得变形。

    曹德英挺了挺x,被r0u得舒服了,满意地轻Y一声,身後的人一顿,曹德英感到有什麽热乎乎的东西贴近他脸边。定睛一看,是一根渗着ysHUi的ROuBanG,挨得极近,j身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楚,似乎还想顶进曹德英的嘴里cHa弄一番。

    曹德英转头避开ROuBanG,他不想含入这根东西。

    大叔虽然失望,但并不恼,曹德英不是小倌,可以拒绝不想做的事,他只不过是试探一下,“好弟弟,你m0m0它吧,一会儿我把它cHa进你尻里,让你快活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时,埋在曹德英腿间的陈太傅爬起来,他不打算忍了,“贤侄,我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曹德英抿着唇,耳垂都是红的,逃避一样偏着头不看前方,安静地让陈太傅的ji8一点一点顶开他的P眼,深入里面,直到塞得满满的,他终於压抑不住身T的快意,泄出小小的闷哼。

    怎麽办……和父亲在朝中隐隐敌对的陈太傅,居然把ji8cHa进他P眼里了……

    曹德英从喉咙发出含糊又压抑的声音,真的进来了,都cHa进来了……

    陈太傅老当益壮,C弄的力度不b年轻人差,况且这是他好不容易求到的对象,当然是更加尽心尽力了。

    啪、啪啪……

    曹德英仰头,眉头蹙了起来,神情无措又欢愉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不对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好舒服。陈太傅的ji8,cHa得他好舒服。

第五十一章-玉宴(2)二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